当前位置:首页 - 学习园地 - 名著悦读

名著连载——《爱的教育》(七)

发布时间:2017-11-13 17:35:32 已被浏览:35次 编辑:徐先荣 作者:埃·德·阿米琪斯 (意大利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高小一年级女老师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十七日,星期四

    我的女老师遵守诺言,正当我跟母亲准备出门,要将一些衣物送给报纸上刊登的一位穷苦女人时,她来到我家。我们有一年没在我们家里接待过她了。我们大家都非常高兴她的来访。

    她还是那样瘦小,帽子周围包着一条绿色的纱巾,穿着随便,头发蓬乱,也许是由于没有时间打扮自己吧;然而她脸色又比去年苍老了一些,又长了一些白发,还总是咳嗽。我母亲对她说:“亲爱的老师,身体怎么样?您太不注意了!”

    “啊,没什么要紧的。”老师回答,脸上挂着她快乐又忧郁的微笑。

    “您讲话声音太大了,”我母亲补充道,“您为孩子们太操心了。”

     这是真的,人们总能听到她的声音。我记得去学校上她的课时,总是她讲啊,讲啊,为的是不让孩子们走神分心,她从不坐下一分钟。我曾十分肯定她今天会来,因为她从不会忘记自己的学生,多少年还都记得他们的名字。月考过后,她便跑到校长那儿去问孩子们得了多少分,她在校门口等候他们,查看他们的作文,看他们是否有了长进。许多学生上了高中,已经穿上长裤,戴上手表,还仍来看她。今天她就是带着自己的孩子们,参观完美术馆之后气喘吁吁地赶来的。像往年一样,每逢星期四她都带领所有的学生去参观一个博物馆,并讲解每件展品。可怜的老师,她更加瘦了。但她一直充满朝气,每当讲起她的学校,又总是激情洋溢。

    老师希望看一下两年前她看到我重病时睡过的那张床铺,现在床已属于了我的弟弟。她看了一会儿床铺,却没说一句话。她必须赶紧离开,去看望她班上的一个孩子。那是一个鞍具店老板的儿子,生了风疹。此外,她还有一大堆作业要批改,整个晚上都得工作。在深夜之前,她还要去给一位女店主私人教授算术。

    “那么,恩里科,”老师一边走着一边问我,“你现在会解难题了,会作长篇作文了,你还爱你的老师吗?”

     在楼梯口,她吻了我,并又对我说道:“别忘了我,恩里科,你懂吧!”

     啊,我的好老师,我绝不会,绝不会忘记您!即使我长大了,我也将会记得您,并将去您的孩子中间看望您。而每一次当我经过一所学校附近,听到一位女老师的声音时,我都会觉得像是您的声音,都会回想起在您的学校里度过的两年。我在那里学到许多东西,我在那里多次看到您生病和劳顿,但又总是百倍殷勤、宽宏大度。当有人手指写字养成不良习惯时,您为此担心难过;当监考老师提问我们时,您胆战心惊;而当我们表现好而露脸时,您又十分高兴。您总是像母亲一样地善良和慈爱。

    我的老师,我永远、永远不会忘记您。

用户名: 密码: 【未注册?现在就注册!】
主任信箱 | 书记信箱 | 设为主页 | 加入收藏
地址:湖北省荆州市南环路1号 邮编:434023 电话:0716-8060883 传真:0716-8060883
Copyright © 2009 长江大学教育学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