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- 学习园地 - 名著悦读

名著连载——《爱的教育》(八)

发布时间:2017-11-14 17:43:33 已被浏览:34次 编辑:徐先荣 作者:埃·德·阿米琪斯(意大利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一个阁楼上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十八日,星期五

     昨天晚上,我和我母亲及我姐姐西尔维娅,按照报纸上所推荐的地址,去送衣物给一位穷苦的女人。我拎着包裹,西尔维娅拿着刊有姓名的开头字母和地址的报纸。我们爬到一座高楼的屋顶下面,在一个长长的走廊里,排列着许多小门。我母亲敲响最后一道小门,一位还很年轻、长着金黄色头发、然而憔悴的女人为我们开了门。我马上觉得好像曾经多次见过她,因为她的头上围着同一条深蓝色的头巾。

     “您是报纸上报道过的那位吗?”我母亲如此这般地问道。

     “是的,夫人,是我。”

     “那好,我们为您带来一点衣物。”

     那位女人不住地感谢,不停地赞扬和祝福。

     与此同时,在那间空荡荡、又黑乎乎的房间的一个角落里,我看见一个跪在一张椅子前面、背对着我们的小男孩,他好像是在写字。他就是在写字,纸张摊在椅子上,他的墨水瓶则放在地板上。
在光线如此暗淡的情况下,他怎么能写呀?当我这样自言自语时,我一下子认出了克罗西红色的头发和羊毛线织成的外衣,那折了一只胳膊的卖菜女的儿子。当那女人收起东西时,我把这悄声告诉了母亲。

     “别吱声!”我母亲回答道,“他有可能不好意思看见你,因为你对他的妈妈在施舍,你别叫他。”然而在那个时候,克罗西却转过头来,我感到十分尴尬。他微微一笑,于是我母亲推了我一下,让我跑过去拥抱他。我拥抱了他,他站起来,并拉住了我的手。

     “我就住这儿,”那时他母亲对我母亲说,“我一个人和这个孩子,我丈夫去美国已有六个年头。再说,我还有病,因此再不能到外面去卖菜挣那几个钱了。我们连一张供可怜的路易吉诺[插图]做功课的小桌子都没有了。原来我在下面的大门洞里还有一张桌子,至少他还可以在桌子上写字,现在被别人搬走了。连一盏供学习而不损坏眼睛的灯也没有。我能送他去上学,因为市政府供给他书籍和笔记本,这已经是恩典了。可怜的路易吉诺是多么地想学习啊!我是个不幸的女人啊!”

     我母亲把钱包里所有的钱都给了她,并又亲吻了她的孩子。当我们从她家出来时,母亲几乎要哭了。她有十足的理由对我说:“你看看那个可怜的孩子,他怎样无奈地做功课,而你则什么都不缺,舒舒服服,可你却觉得学习很艰苦!噢!我的恩里科,他一天的付出比你一年的付出功劳还要大。你们应该把头等奖发给那样的孩子们!”

用户名: 密码: 【未注册?现在就注册!】
主任信箱 | 书记信箱 | 设为主页 | 加入收藏
地址:湖北省荆州市南环路1号 邮编:434023 电话:0716-8060883 传真:0716-8060883
Copyright © 2009 长江大学教育学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