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- 学习园地 - 名著悦读

名著连载——《爱的教育》(十二)

发布时间:2017-11-27 16:04:49 已被浏览:637次 编辑:徐先荣 作者:埃·德·阿米琪斯(意大利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我弟弟的女老师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日,星期四

     烧炭工的儿子曾是德尔卡蒂女老师的学生,老师今天来看望我生病的弟弟,她讲述给我们听的事情让我们发笑:两年前,那个孩子的妈妈带了一大围裙的木炭来家,感谢老师为她儿子发了奖章。可怜的女人,坚持放下东西,不想重新把木炭再带回家中,当她不得不兜着满满的围裙回去的时候,她差不多都要哭了。

     老师还向我们讲了另一位善良的女人,为她带来一束很沉的鲜花,那里面有一小摞钱。我们很开心地听她讲着这些事情,这样一来,开始不想吃药的我弟弟一下子就把药给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 对初小一年级的那些孩子们,老师们要有多大的耐心呀!这些孩子全都像小老人一样,牙齿残缺不全,发不出卷舌音R和字母S。有的人咳嗽;有的人鼻子流血;有的人将木屐掉在了课桌下面;有的人因为用钢笔扎了手而叫唤;还有的人因为买的不是一号练习本而是二号练习本而哭泣。

     一个班里有五十个孩子,他们什么都不懂得,那一双双小手根本拿不稳东西,而老师却要教他们所有的人写字!他们在衣袋里装着一段段的甘草,一颗颗的纽扣,一些瓶塞,碎砖头等各种小玩意儿,老师必须搜查出来,然而他们甚至会把东西藏到鞋子里。他们不注意听讲:从窗户飞进的一只大苍蝇就会让所有的人变得混乱一片;夏天,他们会把杂草和金龟子带到教室里,它们会到处乱飞,或者掉进墨水瓶里,最后把笔记本也弄上墨水。

     老师对他们要像妈妈那样,帮助他们穿衣服,为受伤的手指进行包扎,捡起掉下的帽子,留心他们别穿错了大衣,否则,他们便会像猫一样地叫起来,或者大声嚷嚷。可怜的女老师们!孩子们的妈妈们还会来发牢骚,诸如:“小姐,怎么回事,我的孩子丢了钢笔?”

     “怎么搞的,我的孩子什么也没学到?”

     “为什么没有奖励我的孩子,他懂得那么多?”

     “为什么没叫人拔掉凳子上的那颗钉子,它刺破了我的皮埃罗的裤子?”

     有时候我弟弟的老师也和孩子们发火,当她忍受不了的时候,她便咬手指头,为的是不会动手拍人;她也会失去耐心,但事后又会后悔,并会去抚摸她对之大声喊叫的孩子;她会赶走班上的一个顽童,但事后又偷偷流泪,她对为惩罚孩子而不给饭吃的家长大发脾气。

     德尔卡蒂老师年轻且高大,穿着得体,皮肤棕色,性格不安静,做一切事情都像弹簧弹起一样地敏捷,为一点小事就会被感动,于是讲起话来就会极其温柔。

     “但至少孩子们都非常喜欢您。”我母亲对她说。

     “许多孩子喜欢,”她回答道,“可以后呢,学年一结束,大部分学生就不再看我们一眼了。当他们和男老师在一起时,他们几乎为过去曾经与我们,与一个女老师在一起,而感到害羞。在照顾他们两年之后,在那么关爱一个孩子之后,离开他,让人感到很难过,但人们常说:‘噢,对那个孩子,我敢肯定:那个孩子一定爱我。’可是假期一过,当他再走进学校的时候,我们与他相遇时说:‘啊,孩子,我的孩子。’而他却把头转到另外一边去了。”说到这里,老师停住了,说:“小家伙,你将来不会这样吧?”后来,她抬起湿漉漉的眼睛,同时吻了我的弟弟,又说:“你将不会把头转向另一边,对吧?你将不会背叛你可怜的朋友吧?”

用户名: 密码: 【未注册?现在就注册!】
主任信箱 | 书记信箱 | 设为主页 | 加入收藏
地址:湖北省荆州市南环路1号 邮编:434023 电话:0716-8060883 传真:0716-8060883
Copyright © 2009 长江大学教育学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