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- 学习园地 - 名著悦读

名著连载——《爱的教育》(十五)

发布时间:2017-12-5 17:06:59 已被浏览:263次 编辑:徐先荣 作者:埃·德·阿米琪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士兵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十二日,星期二

     校长的儿子去世时正在部队里当志愿兵。为此,在我们放学走出校门时,他总是去大街上看过往的士兵。昨天,一个步兵团路过这里,五十来个孩子便开始连蹦带跳地围住了军乐队,又唱歌又用尺子在背包和书包上打拍子。我们则是一小群人站在人行道上观看;加罗内穿着他过分瘦小的衣服,嚼着一大块面包;那位穿戴整齐的沃蒂尼总是从衣服上往下揪绒毛;铁匠儿子普雷科西穿着他父亲的上衣。此外,还有卡拉布里亚的孩子和“小泥瓦匠”,长着红头发的克罗西,厚脸皮的弗兰蒂,还有炮兵上尉的儿子罗贝蒂,即那位从公共马车底下救了一名儿童、而现在拄着拐杖走路的孩子。弗兰蒂面对一名瘸腿走路的士兵发出一阵笑声。但他马上感到肩上有一只成人的大手,他回头一看,那是校长。

     校长对他说:“当心点儿!嘲笑一名在队伍中间,既不能报复,又不能做出反应的士兵,就好比侮辱一个被捆住手脚的人,这是卑鄙无耻的。”弗兰蒂听后溜掉了。士兵们每四人一行,每四行一队穿过大街,他们汗湿淋淋,满身尘土,枪支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校长说:
“孩子们,你们应该热爱士兵。他们是你们的保卫者。假如明天有一支外国军队胆敢威胁我们的国家,他们就是那些肯为我们而自我牺牲的人。他们也还是些孩子,比你们大不了几岁,他们也要去上学;他们之间也如同在你们之间一样,有穷人和富人,他们来自意大利的四面八方。你们看一下,从面容上就几乎可以识别出来:走过来的是西西里人,撒丁岛人,那不勒斯人,伦巴第人。这里经过的是一个老牌兵团,即参加过一八四八年战斗的那些人。当然这些战士已不是当年的那些了,然而国旗仍是那同一面旗帜。在你们出生之前的二十年当中,有多少人为了祖国而牺牲。”果然,可以看到不远处,一面旗帜在士兵们的头顶上空飘扬而来。校长说:“孩子们,请你们做一件事情:当三色旗经过的时候,请把手举到前额,敬一个学生礼。”

     一面残破不堪、完全褪了颜色的国旗被一名军官打着,从我们面前经过,旗杆上挂着许多勋章。我们所有的人都一起把手举到额前。那位军官微笑地注视着我们,并举手向我们还礼。

     “好样儿的,孩子们!”我们背后的一个人说。我们回身看看,原来是一位退役的老军官。他衣服的纽孔上佩戴着克里米亚战役的蓝色绶带。他又说:“好样儿的,你们做了一件漂亮事。”

     这时,军团的乐队则在大街的尽头拐了弯,它被一大群儿童簇拥着,上百名孩子欢乐的呼叫声伴随着军号声,如同高唱着一支战歌。那位老军官望着我们,又重复地念叨着:“好样儿的!小时候尊重国旗的人,长大后也将懂得捍卫它。”

用户名: 密码: 【未注册?现在就注册!】
主任信箱 | 书记信箱 | 设为主页 | 加入收藏
地址:湖北省荆州市南环路1号 邮编:434023 电话:0716-8060883 传真:0716-8060883
Copyright © 2009 长江大学教育学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