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- 学习园地 - 名著悦读

爱的教育——(二十)

发布时间:2018-4-4 15:47:50 已被浏览:171次 编辑:徐先荣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虚荣心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日,星期一

    昨天,我同沃蒂尼以及他的父亲去里沃利大街散步。在经过多拉·格罗萨路的时候,我们看见了斯塔尔迪——那位对妨碍他的人会拳打脚踢的孩子。他当时正直挺挺地站在一家书店的橱窗前,眼睛盯着一张地图;谁知道他在那儿待多久了,因为他在大街上也照样学习。那位粗野的家伙对我们跟他打招呼,很不情愿地回应了一下。

    沃蒂尼穿戴讲究,甚至有点过分:他脚蹬绣着红绒的摩洛哥皮靴,穿着一件饰有刺绣和系缨穗的衣服,头戴白色海狸帽,还揣着表。他神气十足,然而这一次他的虚荣心却显摆得不是地方。我们沿着大街走了一大段路程之后,把走得很慢的他父亲远远地抛在后面。我俩在一条石凳子前面停下,旁边是一个穿着简朴的男孩,他低着头,好像很累,若有所思的样子。一个男人在树下一边读着报纸,一边来回踱步,那应该是他的父亲。我俩坐下了。沃蒂尼坐在我和男孩中间;他马上想到自己穿着讲究,想要引起他旁边的人的羡慕和嫉妒。

    沃蒂尼抬起一只脚对我说:“你看见我军官式的靴子吗?”

    他这样说是想让那个男孩看一眼。然而那人却并不理会。于是他放下脚,又向我展示他的系缨穗,他眼睛向下斜视了一下男孩,对我说他并不喜欢那些系穗子,他还想把它们换成银扣子。但是那男孩对穗子连看都不看一眼。

    于是沃蒂尼又把他非常漂亮的白色海狸帽子摘下来,在食指顶上转来转去。然而那男孩好像故意似的,那帽子也不值得他瞧上一眼。

    这时沃蒂尼开始生气了,他掏出表来,打开盖子,让我看齿轮。可是那男孩却不转过头来。“是镀金银表吗?”我问他。

    “不,”他回答,“是金的。”“不会是纯金的吧?”我说,“可能也有银的成分吧。”“当然不会有!”他反驳道。为了让男孩看看,他把表放到男孩的面前,然后对他说:“你瞧瞧,你说,难道不是纯金的吗?”

    男孩淡淡地回答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 “噢!噢!”沃蒂尼满腔愤怒地惊叫道,“太傲慢了!”

    正当他这样说着的时候,他父亲赶到了。听见他的话,他定睛望了一下那个男孩,然后生硬地对儿子说:“住嘴,”同时他俯身贴着儿子的耳朵补充了一句:“他是盲人。”

    沃蒂尼抖动了一下,跳起脚来,又注视了一下男孩的脸庞:他的瞳孔是玻璃做的,没有表情,没有眼神。

    沃蒂尼一下子泄了气,默默无语,眼睛看着地。然后结结巴巴地说:“对不起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 但是那男孩已经知道了一切,他面带温和而忧郁的微笑说道:“噢,没关系。”

    好了,沃蒂尼是有虚荣心的,然而他却丝毫没有坏心。在后来整个的散步途中,他再没有笑过。

用户名: 密码: 【未注册?现在就注册!】
主任信箱 | 书记信箱 | 设为主页 | 加入收藏
地址:湖北省荆州市南环路1号 邮编:434023 电话:0716-8060883 传真:0716-8060883
Copyright © 2009 长江大学教育学院